道教知识

全真七子之长春子丘处机

添加日期:2011-6-23 19:45:29 访问次数:3030次

 

全真七子之长春子丘处机

 

丘处机(1148年—1227年·南宋绍兴十八年、金皇统八年——南宋宝庆三年、金正大四年),字通密,号长春子,山东登州栖霞县人,全真道北七真之一,后世弟子尊为全真龙门派开山祖师。10岁出家,19岁入道,20岁到昆嵛山栖霞洞拜王重阳为师。王重阳去世后,他随师兄马钰等护灵柩归葬师父故里,守庐墓三年期满。1174年(金大定十四年),马、谭、刘、丘四人在户县秦渡镇真武庙中,月夜共坐,各言其志,商计今后各自的去向。结果马钰以掌教身份留在刘蒋村,谭、刘二人东去洛阳,而丘处机则西入  溪(今宝鸡市虢镇附近)穴居,隐修六年,后又迁隐陇州龙门山潜修七年。在修道期间,儒书道典无所不读,又喜诗词文赋,阐教七年,创龙门派。他行则一蓑一笠,居则胁未沾度,日乞一食,寒暑不异,苦苦实践着祖师提倡的全真精神。他的苦修异行惊动世俗,远方从学者甚多。1185年(金大定二十五年),京兆统军夹谷公奉疏请丘处机回刘蒋村,主持修葺王重阳故庵,定名祖堂。至此全真道已成为北方道教大宗。

1188年(金大定二十八年)春,金世宗召他赴燕京,问其养生之道,丘答以抑情寡欲,养气颐神。金世宗大悦,命主持万春节醮事。后不久,丘奉旨还山。这次召见,是全真道初次受到统治者的“恩遇”。但很快金世宗便于1189年死去,新上台的章宗发现全真道已在民间广泛传播,“山林城市,庐舍相望,什百为偶,甲乙授受,牢不可破。”统治者害怕全真道惑众为乱,“常惧其有张角斗米之变”,于1190年(金明昌元年)十一月下诏禁罢全真,他因此被迫于次年从陕西回山东栖霞县故乡。但是取缔全真道的命令并未严格执行,因为当时将相大臣中多有不同主张者。因此,丘处机继续在山东“大建琳宫”,起太虚观,气象雄伟,号称东方道林之冠。章宗末年,元妃重道,在宫中遥礼处机,并给圣虚观(王处一住持)、太虚观(丘住持),各赐《道藏》一部。山东地方达官贵人也纷纷与丘交接,“皆相为友”。到1214年(金宣宗贞  二年),因蒙古入侵,金朝被迫迁都汴梁。山东爆发反金起义,金朝派驸马都尉率兵讨伐。时登州、宁海未服,驸马都尉请丘处机前往招抚,“所至皆投戈拜命,二州遂定”。于是丘处机声望益发轰动远近,宋、金、元三方皆争相结纳。金宣宗、宋宋宗先后相召,但丘处机皆辞不赴。

1219年(金兴定三年、蒙元太阳十四年)冬,蒙古成吉思汗自西域乃蛮国遣近臣刘仲禄、札八儿持诏召请。成吉思汗在制诏中说:“七载之中成大业,六合之内为一统。是以南连蛮宋,北接回纥。东夏、西戎,悉称臣佐。任大守重,惧有阙政。且夫刳舟剡楫,将以济江河也。聘贤选佐,将以安天下也。朕践祚以来,勤心庶政。三九之位,未见其人。伏闻先生体真履规,博物洽闻,控赜究理,道冲德著,有古君子之遗风,抱真上人之雅操。今知犹隐山东旧境,朕心仰怀无已。山川悬阔,有失躬迎之礼。朕但避位侧身,斋戒沐浴,选差近蔬,备轻车,不远数千里,谨邀先生,暂屈仙步,不以沙漠远行为念。或忧民当世之务,或恤朕保身之术。朕得亲仙座,惟先生将咳嗽之余,但授一言斯可矣。”丘处机测度形势,慨然应命,于次年春率尹志平等十八弟子启程西行。风风雪雪,跋涉于沙漠,历时三年,行经数十国,旅途万余里,终于在1222年(金元光元年)到达印度大雪山之阳(今阿富汗境内)。成吉思汗于行宫接见处机,设庐赐食,礼遇至隆,请问治国之方,长生久视之道。丘以“敬天爱民为本,清心寡欲为要”作为回答。成吉思汗听说了他的劝说,竟能半年不出猎。在制止元代统治者的野蛮杀戮问题上,丘处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成吉思汗称之为“神仙”,命左右录其所言,为《玄风庆会录》。成吉思汗又下诏尽免全真道赋税差役,发给丘金虎牌、玺书,命他掌管天下道教,又派甲士千人护送。丘处机此万里之西游,奠定了全真道在元代兴盛的基础,是全真道史上的重大事件。在他归国途中,所过之处迎送者数千人,每当启行时拥马首以泣者。1224年(金正大三年、元太祖十年),丘处机还居燕京天长观(今北京市白云观)。此后每有使者赴行宫,成吉思汗必问神仙安否。

在京住持期间,丘处机建立八个教会,开坛说戒,广收门徒。在都名儒官绅无不争相结纳,或以诗贺,或争献钱币,葺修宫观。丘处机门徒李志常、刘志源、宋德方等四出修建宫纲,刊刻《道藏》。全真道于是达到极盛,“教门四辟,百倍往昔”。正如丘处机的弟子姬志真所说:“至于国朝(元)隆兴,长春真人起而应召之后,玄风大振,化渝诸方,学徒所在,随立宫观,往古今来,未有如是之盛也。”在那苦难深重的年代里,全真道成为人们精神上和生活上的一个避难所,正如当时全真道教姬志真的一首诗所言:“中原狼虎怒垂涎,幸有桃源隐洞天,流水落花依然在,请君乘取断头船!”不少战乱中丧家失所者及耻事于蒙古的有节之士,纷纷投入全真道所开辟的“桃源洞天”。《元史·释老传》说:“处机还燕,使其徒持牒召求于战伐之余,由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,与滨死而得更生者,毋虑二三万人,中州人至今称道之。”全真道首们弹冠自庆教门之盛,丘处机即对其门徒说:“千年以来,道门开辟,未有如今日之盛!”

丘处机基本上继承了王重阳、马钰的思想,主张清心寡欲为修道之本。修道者应出家,断绝一切尘缘。他认为“一念无生即自由,心头无物即仙佛”。他在《大丹直指》一书中评述修炼内丹的理论和方法,认为人的先天真气和后天之气可以通过修炼而相互交接作用,从而结成大丹而成仙。他还主张儒、释、道三教平等,但又附和“老子化胡”之说。因而他在题唐阎立本《太上过关图》诗云:“蜀郡西游日,函关东别时,群胡皆稽首,大道复开基。”清乾隆帝题处机像说:“万古长生,不用餐霞求秘诀;一言止杀,始知济世有奇功。”

1227年(元太祖二十二年),丘处机病逝于北京,葬于白云观处顺堂,四方弟子来会者达万余人。其后,尹志平、李志常、张志敬继续掌教,全真道一直兴盛发达。虽因与佛教辩论失败而受打击,其鼎盛局面渐告结束。但整个元代,统治者并未放弃对全真道的支持,全真道仍然保持向上发展的势头。一生著有《摄生消息论》、《大丹直指》、《  溪集》、《玄风庆会录》、《鸣道集》等,均收入《正统道藏》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《永乐宫志》卷六第三章第二节

 


上一条: 全真七子之丹阳子马钰
下一条: 全真七子之长真子谭处端


用户登录
用户名:
密  码:
 
 注册  忘记密码
最新资讯
查看更多
学术论著   |   学术会议   |   学道心得   |   各地动态   |   道教新书讯   |   最新信息   |   他山之石

版权所有:吕祖洞宾文化网  Copyright ©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 07030501

敬祈吕祖护佑各位善信万事如意,健康长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