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洞宾与仙人洞
    宋代道士白玉蟾在庐山太平宫《授墨堂记》中记述了这样一件事;在太平宫住着一位姓胡名用琮的道士。有一天,一个自称"回道人"的道士来到宫中。此人"冠华阳青绡之巾,衣开元崇元之服,垂飞云玄缣之绅,蹑寒雪素丝之履,美须眉,丰脸颊,绿冀而隆雀,碧眼而方颐,气宇昂昂,风神灼灼。"但宫中却无人理睬,仅胡用琮备茶酒相待。数年后,此人又自称大宋客,褴衫破帽,草带麻鞋,肩挑二酒坛,再至宫中,扣胡公幽院,与之饮酒唱道至日落。此时,胡道士已醉卧床榻。大宋客又撮土拌酒搅成墨,置于几上,拂袖而去。及胡道士醒来,乃以墨研酒而吃,顿时精神大振,宿疾全消。他大为惊讶,以为遇上神仙,故将住处易名"遇仙堂",后又称"授墨堂"。其实,白玉蟾在文中大肆渲染和美化的"大宋客"确是一位"仙人"。原来,"大宋"二字反切之音似"洞",客者宾也,两个酒坛口相合即为"吕",台在一起便是"八仙"中的著名人物一一吕洞宾。
    吕洞宾,历史上的传闻多于真实,影响远较其他七仙为巨。真名岩,字洞宾,号纯阳。唐代京兆(今陕西西安)人,一说河中府永乐(今山西芮城)人。年少熟读经史,几次科举不中,遂入终南山修道。以后浪迹江湖,自称"回道人"。后世道徒称他为"吕祖","纯阳祖师"。据《嘉靖九江府志》载,吕洞宾"拜浔阳令,能以德化民。游庐山,遇异人,得长生诀,后游湘潭,渚鄂之间,天下悉知其名"。白玉蟾记述得更具体,说吕洞宾"过山中遇钟离权,获刀圭之传"。从二则记载看,吕洞宾得道于庐山,扬名于庐山。虽其间有些神奇夸张之处,但从庐山现存史料中仍可勾冗出吕洞宾在山活动的方方面面。当时,吕洞宾足迹遍及庐山南北,游览了太平宫、归宗寺、简寂观等山中胜迹,留下了大量诗作。他的《归宗寺诗》写道:"一日清闲自在仙,六神和台报平安。丹田有室休寻道,对境无心其问禅。"隐约道出了他在庐山自在云游的闲适和渴望修道成仙的心境。在庐山,他最感兴趣,最是留连的地方是庐山著名道观——太平宫。他在这里深深被宫之宏壮建筑和神奇历史所吸引,挥毫题写了《赠江州太平观道士诗》;"落魄薛道士,年高无自髭。云中闲卧石,山里冷寻碑。今我饮大酒,嫌人说小诗。不知什么汉,一任辈流嗤。"在诗中形象地再现了自己集"诗仙"、 "酒仙"于一身的放浪形骸的神仙形象。吕洞宾好酒贪杯.狂喝滥饮的"醉名"确实很响。三醉岳阳楼的传闻可谓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至今岳阳楼尚有个"三醉亭",据说就是当年他留下的"仙违"。在庐山,他嗜酒之习性表现得更是淋漓尽致。他初到太平宫即"指壶以点胸,索酒以待酌",由早至晚,狂饮不止,谈笑自若,毫无醉态,最后掀髯长啸而去。二到太平宫时,又携酒二坛与胡用琮对钦至日落,"酒量不减八仙"的胡用琮醉卧不起,他却安然无事,飘然而去。为此,白玉蟾特撰碑文纪其事,以充仙史之遗。
    吕洞宾弃儒学道后,到处扶弱济贫,除暴安良,是八仙中最富人情味的一位,在民间有广泛的信仰,与观音菩萨和关帝并为社会影响最大的三位神明。庐山道徒就是借助这点和他在庐山的"神迹",而把佛手岩夸说成是他的修炼升仙之处,长期独占,并给它取了个仙气十足的名字--仙人洞.
     仙人洞,位子枯岭西去锦绣峰侧。因岩石参差如手指,亦名佛手岩。洞"高深可三数丈,苍崖翠壁,峨丛书阜数十百寻,下临无地,一径荣纤,广不盈咫"。从升仙台眺望,宛若图画,"雄丽过于天池"。历来题咏甚多,其中明人吴国伦是这样描述佛手岩的:"佛手从空覆翠微,参差峰色竟相辉。僧巢石室云为卧,客过崖泉雪满衣。金栗朗披干界出,宝花寒堕九江飞.凭谁英怪登临癖,一人名山悟息机。"
    佛手岩自发现以来,长期为僧徒所盘据。他们在这里缘崖架阁以居,建造起佛手庵,并日渐拓置,逐渐发展成一座不小规模的寺字。明代诗人李哗有诗反映:"上方楼殿此登临,钟鼓沉沉刀木深。三楚白云生佛手,九江寒月照禅心。侧崖有池开兰若,绝壁无门扣竹林。安得舍身从者衲,蒲团终日现黄金。"宋代僧人修巳和行因都在此住锡传法过,行因死后尚立塔于岩阴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始易佛为道,道徒在洞中建石像吕洞宾、并于右侧建纯阳殿,从事道教活动,使之成为道教的洞天福地。纯阳殿,是一座造型精致,小巧素雅的殿堂。殿门两侧悬挂着"青牛西渡,索气东来"两行大字。殿内供奉着斜跨青牛,身背宝剑,银发皓首,气宇轩昂的吕仙人雕像,充分体现了道俗对这位最有影响的八仙中人物的崇拜和景慕。坐殿小,可闻洞中叮咚泉水声。寻声而至,但见-•泉滴而不竭,聚落成地。池水寒冽不涸.清澄透澈。这便是著名的"一滴泉"。有关此泉,朱熹在《山北纪行》中是这样记述的:"石室嵌空,中有泉井。"明代乎天植在岩上镌有"洞天玉液"四字题识。旁尚有"山高水滴千年不断,石上清泉万古长流"、"仙岩翠碧蓬莱胜地,池中玉液间苑洞天"等对偶文句。仙人洞扬名天下与洞周奇绝幽遭的自然景色大有关联。你只要步入刻着"仙踪渺黄鹤,人事忆白莲"对联的园门,定然会惊叹这奇景荟萃而布局得体的"仙境"。门内既有如蛙乔云的"蟾蜍石"、岌岌欲倾的"人头石"、仙踪缈迹的"游仙石"和隐显还露的"峭岩",也有蚌嵘苍劲的松杉,还有"可望不可即",有影无形,有声无实的竹林隐寺。它们巧妙组合,相谐成趣,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天然图画,令人目不暇接,流连忘返。当年王安石在《道黄吉父三:寸》诗中充满向往地写道:"还笑一家即芳辰,好与名山做主人。邂逅五沏乘兴往,相邀锦绣谷中春。"从中可以想见以仙人洞为代表的锦绣谷美景是何等闻名,相传,吕洞宾在庐山遇钟离枉,经过"十试"考验,得延命之术、金液大丹之功和天遁剑法。以后剑不离手,长期在仙人洞修炼剑术和保寿延年之术,活到了一百多岁,仍鹤发童颜,并终于磨炼出了一套高超的剑木,被后入誉为"剑仙"。又传,他凭借"起死回生"之医术,奔波于山上山下为人治病,不取报酬,被山民交口称誉为"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"的活神仙。传说组超越现实,过于虚无缥缈,但它毕竟根据于现实。剥蚀去蒙在传说上的一层神秘薄纱,仍可折射出吕洞宾作为一位高道的真实面目。从历史上看,吕洞宾持剑扬道,核心是为断烦恼,去****、灭贪嗔,这对北宋道教教理的发展是有一定影响的。他在修炼内外户外功方面亦有独到之处,尚数至陈抟处切蹉丹功。以后遭士羽流尊其高超术业,在创立宗派时往往托言钟吕二仙,授以道法,并将他与王玄甫、钟离权、刘操、王重阳四人奉为全真教北五祖,成为北宋丹功派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一。有关持剑炼丹之事,他在庐山所写的《书蒋晖云门》一诗中毫不讳盲,"宴罢高歌海上山,月飘盛露俗金丹。夜深鹤透秋云碧,万里西风一剑客。"至于他的高妙医术,与他同时代的朝廷命官宋伯友有"绿膏换得朱颜囤,白发不用寅精拂"之语以称赞。吕洞宾长期在庐山活动,奇闻逸事随在皆是,声名远播。以后唐太尉曹勋札声和庐山清虚真人"采其事实以闻于德寿殿,连唐高宗也深深折服,"甚嗟异之"。吕洞宾因此更是身价百倍,俨然成为道教一代祖师,"天生一个仙人洞"也藉此而成为千人顶礼,万人膜拜的道教胜地。
用户登录
用户名:
密  码:
 
 注册  忘记密码
最新资讯
查看更多
学术论著   |   学术会议   |   学道心得   |   各地动态   |   道教新书讯   |   最新信息   |   他山之石

版权所有:吕祖洞宾文化网  Copyright ©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 07030501

敬祈吕祖护佑各位善信万事如意,健康长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