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命百字碑
性命百字碑
修性百字碑
  
本性好清静,保养心猿定。酒又何曾饮,****已罢尽。
财又我不贪,气又我不竞。见者如不见,听者如不听。
莫论它人非,只寻自己病。官中不系名,私下凭信行。
遇有不轻狂,如无守本分。不在人彀中,免却心头闷。
和光且同尘,但把俗情混。因甚不争名,曾共高人论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修命百字碑

养气忘言守,降心为不为。动静知宗祖,无事更寻谁?
真常须应物,应物要不迷。不迷性自住,性住气自回,
气回丹自结。壶中配坎离。阴阳生反复,普化一声雷。
白云朝顶上,甘露洒须弥。自饮长生酒,逍遥谁得知。
坐听无弦曲,明通造化机。都来二十句,端的上天梯。

绪言

  <百字碑>系唐代吕洞宾所著。吕洞宾,名岩,号纯阳子,自称回道人,世称世祖,为唐代著名修练家,京兆人(又说为河中府)人,师钟离权,授以金丹秘旨,深得其诀。洞宾深于内功“百余岁而童颜,步履轻疾,顷刻数百里,世以为神仙”。有剑术,对导引造诣也深。其著作除了<百字碑>外尚有<敲爻歌>等流传于世。
  <百字碑>为五言诗的体裁,凡二十句,共一百字。文字简洁,说理明了。把修炼尽性至命功夫的功法,从筑基、炼已到金液大还丹,自始至终的全过程,尽述无遗。深为修道者欢迎,常争相背诵,按碑修习。本文以海源重刊本为底本,并作注释、串解,以飨读者。

  百字碑

  “养气忘言守”。
   气,生成天地万物之本。在人则有先天后天之分,后天之气主要指肺呼吸之自然界清气。先天之气,又叫元气、真气,指肾所藏之精气,禀受于父母之先天之精,赖后天水谷之精气培育,是人体最基本、最重要的气,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。此处当指后者。言,言语。守,指内守精神,排除杂念,使意识思维活动集中。
  养生的目的,是要蓄养先天真一之气。不论服药养身,或食物补体,或服丹、或运动,其目的皆为此。然而练功者须知人体气有先天后天之分。先天之气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博之不得,无形、无象、无声、无嗅。而后天之气,有声,听之可闻;能动,视之可见。若调息以匀气,闭息以藏气,升降搬运以聚气,守窍以凝气,是养后天之气,不是练功的真谛。因而,练功养气,必须忘言忘守,忘言气自聚,忘守神自安,言守两忘,先天之气不养而自养。
  “降心为不为”。
  降心,是指消除乱心,降伏邪意,使心湛然不动。心为君主之官,为五脏六腑之大主,修道首先重视收心降心的功夫。心为一身之主,百神之神,喜静忌动。静而生慧,动则生昏,故当收降心志。心的本体是无为的,不动的。降心收心须有个动态发展过程,期间有深浅之分。有为而降是指通过人为的意识活动,达到和维护心身虚静的状态,是练功初级阶段。其入静程度浅。无为而降是指在没有人为造作的情况下,自然地把心身推向虚明境界的过程,是入静高级阶段,程度较深。王道渊指出“丹家妙用,以有为为道,无为为终,性依命为,命从性修,性命混合,太虚同体”。有为之功,即指筑基、炼精、炼气,属于修命功夫;无为之作,则指炼神还虚,涵养真性,属于修性功夫。
  “动静知宗祖,无事更寻谁。”
   宗祖,此指先天虚无真一之气,为人身之根本。禀受于父母,故以宗祖代称。无事,指人处于“内无妄念,外无妄劳,内外安静”的精神状态。修练丹道须知培育先天虚无真一之气。此气产于先天,长于后天,隐而不视。欲培育此气,人其动静须内无妄念,外无妄劳,只要内外安静,处于无事之境,邪气不入,真气自在,所以不必再寻求其他锻炼方法。
  “真常须应物,应物要不迷。”
  真常,是指常得清静之境。应物,是指处理日常事物。练功者不能避世离俗,更不能终身静坐止念,必须接触和处理日常生活中的纷乱杂事,喜怒哀乐,爱恶欲憎。故收心功夫不仅是入坐静定之首务,也是日常应事修身的要诀。张伯端云:“岂独坐时然?平是提百万强兵,但事至则理,退则休,亦可为静之本。以此静心,应事接物,推云误事?实自灵耳。故曰:以事炼心,情无他。镜能察形,不差毫发,形去而镜自镜。盖事至而应之,事去而心自心也”。指出平时要常常保持清静,并且要锻炼出不被外界事物所干扰的本领,事来则以清静相应,事去不迷留。
  “不迷性自住,性住气自回,气回丹自结。”
  性,指神,即精神意识活动。住,指精神思维活动的稳定。丹,为图形之物,由阴阳两气交合而成。练功者练就应物不迷之工夫,则可使意识活动稳定。精神安定,先天真元之气自然回复运行,神定气回,神气相交,性命相合,凝而成丹。
  “壶中配坎离”。
  壶,指代人体。坎离,八卦中代表水火的两卦,此指先天真水(坎)和先天真火(离)。气回丹结之丹,是初步未成熟之丹,为生丹。要想延年益寿,尚须用先天真水(坎)和先天真火(离),在人体这个壶中予以不断熬炼。坎、外阴内阳,乃先天真一神水;离,外阳而内阴,是先天虚灵之真火。此水此火,煎炼灵丹,勿忘勿助,绵绵密密,火候进退,随时加减。
  “阴阳生返复,普化一声雷。”
人身自有一天地,自有一阴阳,内丹修练,就是采取已身之阴阳而炼成大丹。其方法是:坎离烹炼,进阳火运阴符,时阳则进阳,时阴则运阴,阳而阴,阴而阳,阴阳不断反复搏聚,坎离交媾,阴阳混化,使丹由嫩至坚,由生臻熟。当烹炼到纯阳丹成之时,腹内就能出现如同震雷之声,从而周天开始运行。再经周天烹炼,丹便可出鼎。
  “白云朝顶上,甘露洒须弥。”
  白云,是指冲和清气。甘露,指华池神水,即口中津液。须弥,是须弥山的简称,古印度传说中的山中,是人们所居住世界的中心。此指中央已土。练功至此,全身灵窍开通,真气周流畅达,冲和清气上升,华池神水下降,天地人三者溶为一体,脑窍清朗,如白云兰天,洁净无染。口中津液洒落丹田,充实中央已土。
  “自饮长生酒,逍遥谁得知。”
  长生酒,指能防病治病、延年益寿的仙酒。逍遥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练功到了白云朝顶上,甘露洒须弥的境地,就已到达延年益寿的目的。口中津液洒落丹田,就如同饮长生不老之仙酒。脑窍清朗,如入无拘无束、无识无扰的仙境。其中奥妙,非练功透彻者,谁也领略不到。
  “坐听无弦曲,明通造化机。”
  无弦曲,是指自然之声,不着于声,不着于色。造化,创造化育。此两句描述练功已到清静无为,脱胎神化的境地。这时不需进阳火、退阴符,只需心静意守,静坐如同欣赏高雅的无弦之曲,不着于声,不着于色,致虚极,守静笃,直到造化之机圆明通灵,达到尽性至命的地步,即所谓金液大还丹。
  “都来二十句,端的上天梯。”
  都来,意为总共。端的,指达到最后目的。天梯,指道佛家登仙成佛之路。此二句为全诗的总结。全文前后共二十句五言诗,包括了练精化气,练气化神,炼神还虚习功的全过程。其法至简至易,其文约而不繁,依法行持,由近达远,自低登高,可上登仙成佛之天梯。
用户登录
用户名:
密  码:
 
 注册  忘记密码
最新资讯
查看更多
学术论著   |   学术会议   |   学道心得   |   各地动态   |   道教新书讯   |   最新信息   |   他山之石

版权所有:吕祖洞宾文化网  Copyright ©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 07030501

敬祈吕祖护佑各位善信万事如意,健康长寿!